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枕上欢:暴君的替身皇妃》暴君独宠 替身妾奴 Mary 枕上欢:暴君的替身皇妃BI

更新时间:2020-03-21 06:07:33

《枕上欢:暴君的替身皇妃》暴君独宠 替身妾奴 Mary 枕上欢:暴君的替身皇妃BI 连载中

《枕上欢:暴君的替身皇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费丝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向斯年,斯年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枕上欢:暴君的替身皇妃》的小说,是作者费丝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房间闷热难熬,细细密密的汗滴正沿着娇嫩的肌肤往下流,频频皱紧的眉头似乎还深陷在梦魇中苦苦挣扎。 “向斯年……向斯年” 床上的女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房间闷热难熬,细细密密的汗滴正沿着娇嫩的肌肤往下流,频频皱紧的眉头似乎还深陷在梦魇中苦苦挣扎。

“向斯年……向斯年”

床上的女子,胡乱的喊着梦中人的名字。

“向斯年是谁?”

陌生男子的温柔浅问,让落九鸽混乱不堪的脑袋有片刻的呆愣,努力睁开的眼睛似乎还不能适应耀眼的光线,眸子轻微眯了起来。

抬起的手臂扯的肩胛骨隐隐作痛,一阵比一阵强的眩晕感觉扑过来,像是藕断丝连般剪不断理还乱。

这是哪里?

困惑的问着自己,待看清周围的景物都是自己所熟悉的,松了很大一口气。

记忆中,漫天的血腥味,激烈的厮杀,纷纷在脑中涌起。

“九鸽,我是向斯年。”

“九鸽,你不想我吗?”

记得自己是被向斯年打晕的,可现在怎么会在漪水园中?落九鸽敲了敲自己发胀的脑袋。

“清醒了?”神思忽然被人一把打断,落九鸽不解的看向那人,“早该醒了,再不醒本尊真的要以为这些稀奇珍贵的药材要白白浪费在一个死人的身上了。”他还配上一声满脸遗憾的叹息“那就真是可惜了!”

落九鸽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立即瞪的通圆。

裴倾言?

他怎么会在这儿?

落九鸽在惊讶的同时也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

落九鸽目光触及到男子黑的发沉的俊颜时,小脑袋自发的低垂了下去,脸色发红,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问出这么一个愚蠢的问题。这是他的皇宫,他想在哪儿便在哪儿,何时需要经过自己这个外人的同意?一朝帝尊又何曾有过这般被人质问的时候?

裴倾言身边一个公公模样打扮的人,善解人意的开口:“九鸽娘……”一道凌厉的视线向他看来,武承德自知说错话,慌忙改口,“落姑娘福安!”瞥了一眼身旁人,见他没有不喜,继续说道:“昨日落姑娘晕倒在狩猎园的门前,当时身上伤痕累累,是帝尊亲自将您抱回漪水园的。不仅如此,帝尊还专门为落姑娘请了宫内最好的御医,就连姑娘所用的药膳也是这世间最珍贵的。”就在落九鸽以为他全部说完的时候,武承德又轻飘飘的来了句:“帝尊更是衣不解体,亲身守了您一夜。”

落九鸽听到这话,瓷白的肌肤染上一霞漂亮的玫瑰红,面容羞涩声如蚊呐:“九鸽多谢帝尊救命之恩。”

裴倾言没说什么话,淡淡的望了她一眼,又恢复到以前冷冰冰得模样,似乎武承德所说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他从婢女手中接过汤药递给落九鸽,声音依旧硬邦邦的:“落九鸽你果然未令本尊失望过。”他睨了一眼女子,示意她汤药快凉了,望着女子将药一口喝尽,露出满意的神情,继续说:“狩猎园中共有两百多头猛狼,你一介弱女子,身上没有半分武功,竟能仅凭借一把匕首活着走出园子,当然这还不是最令人惊叹的,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你竟然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即便是我乾宇朝最勇猛的将士亦不能做到……”他眉峰一转,目光犀利的逼视她,“那么请问落姑娘您是怎么做到的呢?莫非是有天人相助?”

高大挺拔的男人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明眉俊颜,看着蜷缩在床脚兀自八风不动的娇俏女子,漆黑的眸子中仿佛有星星之火摇曳生辉,如喋血般妖艳魅惑,浅薄的嘴角微勾出一丝讥诮讽笑。

他的语气冰凉的如同藏于雪峰之顶的寒冰,他的目光却如同七月流火般灼灼逼人。

落九鸽用贝齿紧紧咬住下唇,唇上的刺痛让她能保持短暂的清醒去面对他。

“从古至今,无论是两军对垒沙场还是缔结盟约,都要穷极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要素,哪怕只是缺少其中的一个,也有可能会导致一个国家的覆灭,甚至有可能使四国的领土,兵力,财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朝为王,夕为囚,也不是不可能的!”

落九鸽细小的五指使劲攥紧薄被,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要在这个男人面前露出半点马脚。

“而当时,天时人和这两个要素自是不能考虑的,唯一之计那便只能讲究地利了。”干净利落的语调透露出主人与生俱来的自信。

“是吗?”裴倾言长眉高高挑起,不紧不慢的出声询问:“那请问落姑娘是如何巧用地势这一要素的呢?”

落九鸽此时才思如泉涌般喷薄不止,大有不吐不快的势头:“高岸成谷,深谷为陵。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世间万物便以日光为中心快速翻转变化着,沧海桑田,云崖苍狗,那些繁盛的、没落的无一不在表明一个道理:物极必反。天下局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咚咚!”

正在滔滔不绝侃侃而谈的落九鸽被这突兀的敲桌声打断,十分不满的瞪向裴倾言,不满他如此的不尊重人,尤其是在她难得那么才华横溢的时候。

谁知那人凉凉的看了她一眼,语气不善的说:“你好像没有听明白我的问题?”

落九鸽一怔,似是没注意到这个问题,前思后想之后,脸色渐渐发红,自己的确自导自演忘了他问的问题,人家问的是如何巧用地势,结果自己霹雳叭啦说了一推无关痛痒的话,倒给人一种卖弄文采的印象。

越想越感到羞愧,落九鸽不好意思的把头深埋到被子中去,气势也弱了一大半,慢吞吞的回归到正题,“反其道而行之。九鸽见右边那条路比左边宽阔的多,路宽则物富,定是因为右边那片丛林中的猎物较多才会吸引狩猎人齐齐往那边去,故九鸽反其道而行之,且九鸽当日荣获苍天庇佑,才险险从狼爪之下还生。”

落九鸽水波不惊的的叙述着那段经历,好似那场危险不过只是肖刻的波澜起伏。

裴倾言疼惜的紧凝着她的眼睛,约莫过了片刻又或者仅有几秒,他倏地慢慢俯身过去,优雅的唇瓣轻贴上她小巧的耳廓,低哑冷冽的嗓音中全然诱惑:“很好,落姑娘果然不比平常女子。就这般伶牙俐齿,聪明才智,即便在我朝的文臣武将中能及其项背的,也不过寥寥无几。”湿热的舌尖不断的在她耳后辗转研磨,清冽浓厚的男性气息强势威逼着她:“本尊现在真的……真的很期待以后和你朝夕相处的日子。”

落九鸽因为这极其暧昧的姿势羞红了脸蛋,呼吸愈发急促。

怎么办?她现在真的很想甩他一巴掌。

然而她却僵硬着身子一动不敢动,怕一不小心惹怒了这个人,只好任由他欺近她。

他温热的舌头忽然爬上她涨红的耳廓,落九鸽被刺激的打了个冷颤,身体绷得紧紧的。裴倾言浑不在意她全身的僵硬,吻上她的后颈,低声循循魅惑:“九宝乖,告诉本尊向斯年是谁?”

九宝?

落九鸽一口气顿时堵在了胸口,白眼一翻,满脸通红地狠狠瞪向他。

九宝这个称呼从他口中说来,有一种无法比拟的违和感。这就如同一个千年面瘫的人,突然冲你露出一个笑容,那感觉是不是很诡异?

还有前面铺垫了那么多,害她提心吊胆那么长时间,结果最终只是想问这么一个无聊的问题,这样耍人很好玩吗?

裴倾言看着频频神游太虚的女子,眼眸深暗了下去,菲薄的嘴唇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突然两齿用力一合。

“啊……”

落九鸽条件反射地紧紧捂住自己被某人狠狠咬痛的耳朵,奋力从他的双臂束缚中挣脱出来,一脸防备的看着他,满脸委屈的控诉:“你干嘛突然咬我耳朵?”

裴倾言看到女子眼中满满是自己的倒影,才略带笑意的斜睨她:“是谁给你那么大的胆子,敢在本尊的面前走神?”

“……”

落九鸽表示是她错了还不行吗?

男子看着落九鸽温顺的模样,心中惬意的不行,“本尊再问一遍,向斯年是谁?”

“……”

看着沉默不言的女子,裴倾言黑眸中闪过一丝冷芒,嗓音越发温柔:“嗯?不说?落九鸽其实本尊也很希望你什么都不说,最好再表现的有骨气一点,倔强一点,这样即便马上本尊强行与你欢好之后也不必感到半点羞愧,毕竟是你忤逆我在先,你说本尊说的是否有道理?”

他紧紧盯着她,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变化,然而他并没有捕捉到她任何的喜怒哀乐,眼眸微深,又重新俯下身去。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近距离的端详着她隐忍的表情。

她越是缄默不言,他吻的就越发用力,极具耐心。

落九鸽被撩拨的浑身酥软无力,在最后一丝清明崩溃之前,她双手用力推开他的身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跳下床,然后脆生生的跪了下去,膝盖碰撞地面产生的震动,似乎站在门外都可以感受得到,仿若感觉不到半丝疼痛,落九鸽慌乱的低下头,身子紧紧贴着地面,语气急切杂乱,隐隐带着哭腔:“帝尊英明,向斯年只是九鸽曾有过几面之缘的故人而已,至多只能算是认识谈不上有多亲密,更惶论是我的什么人。”

落九鸽明净清澈的脸上堆着淡淡的寞落,向斯年这个人恐怕此生注定是与他无缘了。

可心底这若有若无的刺痛感又是因为什么?

裴倾言冷冷的看着她,修长的眉宇深深皱起,声音骤然没有一丝温度:“落九鸽,你说的所有本尊都相信,只是不要让这份信任成为你欺骗我的理由。”

谁会在被梦魇缠身的时候,呼唤一个萍水相逢的陌路人?想必她定是在乎极了这个人吧!

他不是一个愚蠢的人,相反,他心思极其缜密,不去细细探究,只是不想到时连一个自欺欺人

《枕上欢:暴君的替身皇妃》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