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至高主宰》至高主宰全文免费阅读 kuso 至高主宰MB

更新时间:2020-03-25 18:06:57

《至高主宰》至高主宰全文免费阅读 kuso 至高主宰MB 连载中

《至高主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犁天 分类:玄幻 主角:秦易,秦翰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犁天原创的玄幻小说《至高主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秦易,秦翰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学宫长老双目炯炯,眼神之中透着浓浓的期盼。看他的样子,似乎秦易不接受阴阳学宫的邀请,他便不会离开。 秦易沉吟片刻,从这学宫长老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学宫长老双目炯炯,眼神之中透着浓浓的期盼。看他的样子,似乎秦易不接受阴阳学宫的邀请,他便不会离开。

秦易沉吟片刻,从这学宫长老的眼神里头,他看到了诚意。

而一旁的秦贞不住在他后面做着小动作,拧他的腰,踢他的小腿,频频用眼神示意他。

显然,秦贞比秦易更急。

学宫长老亲自来邀请,而且如此诚意十足。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弟弟还有什么好迟疑的?

难道非得在学宫长老面前端一端架子么?

要知道,这可是青罗国至高学院,阴阳学宫的顶级长老,在青罗国权势滔天。这等人物肯礼贤下士来招揽,自家弟弟有什么理由拒绝?

“呵呵,小友,给老夫一个面子,如何?”学宫长老眨了眨眼睛,态度依旧是非常和气。

话说到这份上,秦易倒真不好拒绝了。

“前辈如此抬爱,秦某再惺惺作态,那就是不识抬举。”秦易抛了抛手中的阴阳勋章,笑道,“只是想不到,这学宫名额,会以这样的方式失而复得。”

秦易前世是吃软不吃硬的人。

别人对他客气,他也会投桃报李。

别人若对他不客气,他自然也以铮铮傲骨相对。

学宫长老明显见秦易答应,脸上笑容大涨,明显松一口气。

伸出左手拍了拍秦易的肩膀,语气特别亲密:“好好好,那以后咱们便是自家人了。老夫姓邵,到了学宫,小友记得随时来找我啊。”

“到时一定会经常拜访。”秦易也很上道。

这个时候,内心泛起阵阵失落的秦翰,也是厚着脸皮凑上来:“长老大人,我秦翰何德何能,两个儿子双双得到学宫垂青。今天无论说什么,都要代我秦家,向学宫长老敬上一杯。”

邵长老本来Chun风和煦的脸上,笑容陡然一收,淡淡瞥了秦翰一眼。

“老夫不喜喝酒。”

生硬的拒绝,任谁都看得出来,邵长老态度的冷淡。

秦翰一代家主,碰了一鼻子的灰。但他却不敢有半分不满,表情有些尴尬,却不肯死心,继续道:“长老大人不好酒,那便……”

“不必了。老夫在学院中俗务缠身,时间有限。”

邵长老根本不容秦翰说完,语气近乎粗暴地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秦翰的话头。

开什么玩笑?

他亲自前来秦家,是完全为邀请秦易而来。既然秦家已经驱逐秦易,那区区秦家,又有什么资格让他老人家笑脸相对?

秦翰吃瘪,几次三番望向秦易,想他从中调节一下气氛,给他一步台阶下。但是秦易却视若未见。

之前秦家待他如一条野狗,说驱逐就驱逐。

如今还想他站出来为秦家说话?为秦翰解围?

未免也太小瞧他秦易的骨气!

邵长老呵呵一笑,对秦易道:“小友,学宫事情繁多,老夫就不多逗留了。出门比较匆忙,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一瓶七枚‘跃龙丹’,是老夫亲自炼制,你我一见如故,十分投缘,就当老夫的见面礼了,哈哈哈。”

说完,邵长老也不容秦易拒绝,左手几乎是将那丹瓶强塞入秦易的手里。

然后对秦易笑了笑,招呼自家童子,径直朝外走去。对秦家上下,已经满座宾客,竟然直接无视,当成了空气。

走到门口,邵长老忽然顿了顿,却没转身:“秦家主,秦易小友是老夫的贵宾。在他去学宫报道之前的这段时间,老夫可不希望他有什么三长两短。”

这话是暗示,更是敲打。

邵长老人老成精,已经感受到秦家的内斗。这番话,无疑是对秦家最严厉的警告。

敢动秦易,就是在邵长老太岁头上动土,说不定就招来灭门之祸!

静,现场死一般静。

秦易望着邵长老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自始至终,邵长老的右手一直都藏在袖子里。难道此老的右手,有什么玄机?

直到邵长老的背影在大门外消失了好一阵,现场才仿佛恢复了些许生机,许多胆子大一些的宾客,才开始窃窃私语。

而他们望向秦易的目光,再也没有之前的轻佻和嘲笑。

取而代之的是羡慕,是心虚,甚至是敬畏。

尤其是田雅,眼眸之中再无之前的轻蔑之意,反而多出了几分浓浓的不解,心头莫名地有些失魂落魄。

以邵长老对秦易的态度,只要秦易开个口,在场这些人他要谁倒霉,谁就必然倒霉!

秦家族人更是一个个垂头丧气,面上无光。

家主秦翰被邵长老羞辱,今日庆贺的主角秦翔,人家阴阳学宫的长老甚至都没正眼看过他。

而之前被他们嘲弄、打压的秦易,却摇身一变,成了阴阳学宫长老的贵宾,银色的阴阳勋章在手!临走还以“跃龙丹”相赠!

这种反差,让得所有人都满嘴不是滋味。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这庆贺大典显得无比讽刺。再进行下去,恐怕更要成为青罗国贵族圈子里的年度最佳笑话。

秦翰明显也被邵长老的态度深深打击到了,颓然摆了摆手:“今天到此为止,诸位请回吧。”

秦翔脸上的肌肉轻轻抽动着,内心愤怒欲狂,充满仇恨。好好的一个庆贺大典,竟然以这种方式收场,他秦翔就算没有被阴阳学宫开除,也必然会成为众人的笑柄!

这一切,都是秦易这个野种造成的。

他好恨!

秦翔母族那边,一名史家的族老却是站了起来,沉声道:“秦家主,庆典到此为止,却也没什么。不过,立嫡之事家主不会忘了吧?”

这话不提还好,一提出来,秦翰顿时暴跳如雷:“立嫡,立嫡!我秦翰正当壮年,还没到等死的年龄,立什么嫡?”

秦翰作为秦家家主,一旦暴怒,也有风雨变色之威。一时间,整个秦家的人都是心头打鼓,噤若寒蝉。

而史家之人,也是作声不得。

这毕竟是秦家内部的事,史家作为秦翔的母族,也不可能公然干涉秦家内政。

不过,大家都知道秦翰为何暴怒。

他暴怒的不是立嫡本身。而是立嫡这件事让得秦家陷入被动。

尤其是和秦易这样一个天才断绝关系,至此之后,不管秦易以后在阴阳学宫何等飞黄腾达,都和秦家没有任何关系。

甚至,秦易以后越发达,若想起秦家当日之辱,反而越有可能报复秦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