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雪落无声处》雪落无声女尊 诱受 雪落无声处T吧

更新时间:2020-04-05 00:07:22

《雪落无声处》雪落无声女尊 诱受 雪落无声处T吧 连载中

《雪落无声处》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兰志茗香语 分类:浪漫青春 主角:庄飞,梦里

《雪落无声处》由网络作家兰志茗香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庄飞,梦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开始 在凉城这个地方生活过的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回忆。 但是,属于庄飞自己的记忆,却早已残破不堪了。 仅有的几个模糊的影子,是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开始

在凉城这个地方生活过的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回忆。

但是,属于庄飞自己的记忆,却早已残破不堪了。

仅有的几个模糊的影子,是庄飞可贵,而又可悲的回忆。

在庄飞的幼年,父母是卑微而软弱的,爷爷的是强势而高大的,奶奶是坚韧而倔强的。

庄飞亲爱的爸爸妈妈,因为,爱庄飞,而不敢亲近庄飞。

庄飞那天真的爸爸,对庄飞是又厌又怕的,后来妈妈给他找的借口是,他讨厌小孩子。但对于这一点,庄飞却无法接受。也注定了他对庄飞的亏欠与后悔。

而庄飞那善良的妈妈,也随着庄飞年龄的增长,变得愈加温和了,更年期这个词,可能与她绝缘了,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火山爆发前的沉静。

但是,一次次的隐瞒和欺骗,让庄飞一次次的伤心和难过。

自闭

小小的庄飞站在小小的庭院里,睁开透明的眼睛,仰望着那一角天空,看着快乐的鸟儿在天空中画出优美的弧线。

庄飞不敢相信,庄飞的自闭症,就在这一次次的仰望天空之间养成了。

鲜花幼芽般的年华,庄飞在幽暗的角落孤独的成长。

等待庄飞的,永远只有奶奶疲惫却坚强的背影。

庄飞不懂,庄飞的爸爸妈妈去了哪里?

奶奶告诉庄飞,他们是为了庄飞好,为了这个家好。说着说着,她便哭了,说不出话来。

但是,他们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那时庄飞还是幼年,不懂一切的大道理,只是渴望妈***亲吻,爸爸的怀抱。

庄飞眨着明亮的瞳,虽,无知无畏,却,撒满了一地的孤独与落寞。

庄飞的世界,是安静的,但,并不是无声的。庄飞可以清晰地听见暖暖的的风声,在庄飞的耳际快乐的奔跑;庄飞可以模糊地听见微微的雨声,在庄飞的脑海忧郁的浅唱。

庄飞的世界,是明媚的,也,是寂寥的。庄飞可以静静地看着喷薄而出的旭日,将温热的光撒到初春的花蕾上;庄飞可以默默地看着辽远高亢的夕阳,将飘逸的流云渲染成血。

那时的庄飞,不爱说话,那时的庄飞,有点儿天真,那时的庄飞,十分幼稚,那时的庄飞纯美又孤独。

沉默

庄飞的沉默,是从庄飞的被打开始的。

听妈妈说,那时的庄飞,不爱说话,经常,一个人发呆,不语,很内向,甚至是很自闭。

看着穷的只剩下蔚蓝的天空,直到双眼刺痛,模糊,流泪。

知道庄飞十岁,粗心的耀和婉,才发现庄飞与其他孩子的不同。

太自卑,甚至自闭。

也许,庄飞从未有过让人骄傲的理由吧,害怕一切新的事物,害怕改变,知道满足,本分。

这也许适合老人一起生活的好处之一吧。

被打

庄飞一直相信,庄飞的爸爸妈妈是爱庄飞的。

但是,在那样一个单纯而透明的年华里,伤痕却愈加的清晰可见了。

庄飞的感觉告诉庄飞,那种感觉很想哭。后来,庄飞才知道,那种感觉有一个很委婉的名字,叫做委屈。

庄飞不止一次的回想起那次的挨打,是的,当时的庄飞,只是记住了一种叫做疼痛的感觉,剩下的庄飞全部都忘记了,包括庄飞挨打的理由,包括父亲的大吼,包括妈***求情。

现在,庄飞仅仅通过母亲的回忆来回想当时的过往,却是无比的清晰的认为,那是庄飞将终生不忘的记忆。

按妈***说法,庄飞的挨打是很有价值的,毕竟,那挽回了某些人值钱的面子。

庄飞笑笑,不语。

那是不是庄飞真的活该呢。

——《雪落无声,美已倾城》——

上学

庄飞第一次上学,虽然,庄飞的学校只有十几个孩子,但是,庄飞害怕的发抖。即使,庄飞比他们大一岁。庄飞也不知道手应该放在那里,只是下意识的搓着手,庄飞不敢抬头看他们的脸,庄飞不想看见那一脸的陌生和嘲笑。

庄飞不知道,是不是家里的他们又一次的嫌弃,庄飞是个累赘,彻头彻尾的累赘,庄飞曾经想过一次,但是,这一次的感觉袭来,是那么的强烈。

庄飞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无知无畏,却忍不住隐隐地颤抖。

甚至,在梦里,庄飞看见,一双双陌生的眼睛,慢慢在庄飞的眼前放大,让庄飞不禁惊恐的着醒来,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因为庄飞害怕引来更大的恐惧。

庄飞的畏惧,不知从何而来,却又是那样的理所应当。

同学

而她,是庄飞认识的第一个同学,那时候,她和庄飞是同桌,明明是与庄飞同岁的女孩子,就硬是说自己小,让庄飞让着她。也是,第一个赏庄飞巴掌的人,当然,也是最后一个。

可如今,她却早早的嫁人了,去年她抱着孩子回来,庄飞看着她眼中的不同色彩,让庄飞陌生。

她的婚礼是庄飞上高二时举行的,庄飞还记得,当时庄飞正在为会考忙的焦头烂额,九科考试的连番轰炸,对于一个一年前就学文科的人来说,结果就是,体无完肤。

庄飞看不见,她的快乐。

她的老公是一个混子,长了一张帅气的脸,永远都挂着无所谓的表情,典型的薄情,没给庄飞一丝好感,更因为,他们结婚六个月就生了孩子,也许是庄飞的观念跟不上时代吧。

只记得,小时候,庄飞在铁门外,大声的喊她的名字。庄飞们在冰冷的寒风中肆无忌惮的笑,庄飞们不知疲倦的玩着幼稚的游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