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鬼怪杂谈录》乡村鬼怪杂谈 全文无弹窗阅读 鬼怪杂谈录免费下载

更新时间:2020-04-14 18:05:39

《鬼怪杂谈录》乡村鬼怪杂谈 全文无弹窗阅读 鬼怪杂谈录免费下载 连载中

《鬼怪杂谈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清正山河 分类:悬疑灵异 主角:敏生,陆成忠

《鬼怪杂谈录》是清正山河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鬼怪杂谈录》精彩章节节选: 为了让我能够适应被烛龙附体,甚至是被古神附体,我只能够在身上灌入北岭神血——即是我这幅皮囊,在强行抽光血液的同时,再强行灌入新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了让我能够适应被烛龙附体,甚至是被古神附体,我只能够在身上灌入北岭神血——即是我这幅皮囊,在强行抽光血液的同时,再强行灌入新的血液,先不说这个问题能不能实施,我觉得我在实施的时候估计就会因为极度贫血而挂掉。但在此之前我会被封住全身上下的灵脉,再含住昆仑自悬圃宫中所传的药物,以确保我不会因为极度贫血而死掉。

但如此同时,在我灌入北岭神血以后,会全身上下疼痛不已与濒死无疑,为了抵御疼痛我需要灵力,而疼痛持续时间不一,我不知道我自身的灵力能否撑过这段时间,幸而烛龙的灵力我还是可以调用的——只是他附在我的身上,我死了他也难以存活,他还指望着我帮他重塑肉体——不过没有肉体可依的烛龙,能够提供给我的灵力,已经是帮大忙了。

我感受着血液一点点的流入身体,冲进四肢百骸,但同时,疼痛随之而来——哪怕是有灵力加持,麻药的功效,我仍然疼到只能嘶吼。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嘶吼着,到最后只能无声的张着嘴。我的身体仍然为我的感受做出反应,身体一直在挣扎,几个师兄(男的)摁都摁不住我,师祖一直抱着我,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落在我的脸上的是我自己的眼泪还是她的眼泪。

疼痛一波一波,身体明明开始变得麻木,却又从输血口开始,我的全身经脉又开始疼痛,近乎瘫痪。我自己是不知道,据几个后来帮我清洗身体的师兄(当然这里是女的)说,我全身上下都可以看见青紫的血管。

这样子的情况我足足持续了三天,耗得所有人几乎筋疲力尽,师伯和师叔两人不仅要帮我熬药,还要处理师父的丧事。而师祖,虽然活过了那么长的时间,面对了那么多生死,却因为师父的离去平添了几丝白发,加上操心我的事情,已经有几日夜不能寐了。过去认识的几个师兄弟,念及同门之谊,也过来帮忙喂药的喂药,喂饭的喂饭。有几个姑娘哪见过这么激烈的嘶吼声和挣扎,吓得没进门就跑出去了,最后只能在我完全停下来才敢过来帮我净身换衣。

好在我是活了下来,没死成,但这实在是太累太累了,我最终只能入梦中去,之后的事情就完全的不知道了。

后来的那几天我都在半梦半醒中,偶尔还能听见人说话,师祖一直都在我身边。隐隐间我听起师祖问起四年前的事情,我才反应过来——我好像有好多事情还没有跟她说呢。

四年前,也就是我入宗谱的那一年。

“我打算把火精封印进敏生的体内……”

师父还没把话说完,薛成悦就已经大叫:“师兄,你这是在作孽啊!你收徒弟就是为了利用她?”而钱成风已经准备去揍对方了。

“我话还没有说完……你们能不能冷静点把话听完?”陆成忠有些无奈了。

“那你这是干嘛?你想把孩子给害死啊?”

“其实是这样子的,前些日子泰山的人来找过我了。”陆成忠想了想说,“这件事你们可以去找泰山府君印证。他们说了,我死后,一,让我的亲属、后代或同门司冥职,就是下去打个实习工,算是给我抵债的;二,说是敏生命里有一劫难,有可能是同行所为,双眼失明难以修复。原本冥府的人是不会让人下去司冥职,也不会告诉我敏生命里有劫,好在这两年做事低调,学**做人,和冥府的人友好接触……”

“行啦行啦,那么所以说冥府那边提议说让人下去司冥职,你没亲属,同门我们两倒是可以,直系后代你没有你只有徒弟,当然徒弟也是可以的。我觉得敏生到你死了还是孩子(应该吧),你也没必要让孩子替你受这份罪。更别说什么把火精封印在敏生体内,敏生也不过是普通体质,能够长寿康达不就可以了吗?”

“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我走后,势必有更多我以前得罪的势力找上门来,无论是昆仑,还是敏生,都会被盯上。当年我诛杀屏渊老人的时候,他们直接请了泰山的人来讨伐我,好在泰山府没有完全把我怎样,就判了我到炼狱里洗地板。等我走了,他们岂不是更加落井下石?”

薛成悦和钱成风倒是同意,但难免好奇起来:“那你为什么一定要把火精封印在敏生身上?她受不住那么重的灵力。”

“鉴于敏生有可能被伤及双眼,我被就打算让烛龙的龙瞳顶替敏生的眼睛——‘其瞑乃晦,其视乃明。’‘视为昼,眠为夜’,且烛龙双目有连接地狱一说。另外,即使敏生受不住,那还有昆仑的北岭神血。我就不信敏生活不下去了。”

听到这里钱成风不得不说陆成忠真会想,只要陆敏生经得住烛龙的附体,只要她能够在冥府混得好,陆成忠就有翻盘的机会,哪怕她受不住,也一样沦落到被人欺辱或死亡,只要她一天还是昆仑子弟,有昆仑撑腰,那也不会受到太多的折磨和痛苦。

“不过这件事情,敏生和师父答应了吗?”

我在睡梦中仍然记得那场争吵,关于把火精封印在我身上的事情,师祖一直在骂师父“自私”“无能”,师父一直低着头没有答话,他抬起头,把目光投向了我。

他没有问我愿不愿意,我知道,这次必须是我,也只能是我。

我从榻上滑落下来,扯过师祖的衣角。

“师祖,我们试试看吧。”

我的名字被写入宗谱的那天,掌门师伯萧成松也循例来了。前些日子师父把计划大致说给了他听,萧师伯倒也没说同意还是不同意,只说了句“若是她将来有难,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大事,昆仑不会坐视不管”。

我永远无法忘记这一天,进入宗门,好歹算是有了依靠,有了港湾。钟声嘹亮,伴随着我的誓言,那是几日前已经背下的。

“陆氏敏生,乃昆仑陆成忠座下弟子,为昆仑第十七代弟子,自入门后……”

虽然如今怕是把入门时的誓言都忘光了,但感受还是在的,那种兴奋,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有枝可依——可是啊,又想起自己一会就要被封印上火精,不安始终在我的心头徘徊。

“敏生,如果你怕,不如就此作罢了。”

师祖在吃饭的时候拉过我的手道。

我扒拉着饭摇头,我不喜欢半路上因为害怕就跑路,我倒也没那么怕事,何况师父已经说明了情况,就算不是我,那也会是别人,与其眼瞎,还不如从此刻起开始武装自己。

更何况——

“小丫头,做个交易如何?”

北岭神血顺利地和身体融合了,不过为此我除了差点疼死还差点高烧而死,幸亏早两年听烛龙的指导好好锻炼天天向上,才没有被折腾死。上古的东西果然是有些不一样啊……说起烛龙,我突然想起,我还在为师父服丧。

这一年我高考,师父这个时候身体健康直线下降,丹樨照顾不来,我只好向宗门求助,宗门立马把我薛师叔给派了下来照顾他,幸亏师叔的孩子不太需要他照顾。丹樨也轻松些照顾我这个考生。

师叔来的时候说他带来的药可以帮师父续上一两年的命,我也能安心下来备考,同时他还带来了防止肉体排斥灵魂的药,让我可以顶住烛龙的灵力和灵魂。

可是等我考完试,我才知道师父命数已到,怕是无力回天了。

好在七月份的时候,我收到了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递到师父床头,师父终于安心下来,只留下几句话便盍然而逝。

——“一,我对不住师父,早年作出的错事皆是因为不应有的感情,我这一去,师父可放开了。”

——“二,我对不起诸位同门,没有尽护卫宗门之职,让宗门蒙羞,愧对宗门。”

——“三,我对不起敏生,不能护佑她,还望将来师门能够多多扶持于她。如今她学业算是有小成,还望她姻缘美满。”

说完,师父便离我而去。

我这才知道,师叔的药不过是师父为了稳住我情绪的小小的谎言罢了。

没多久我就和师叔两人,带着师父的骨灰上了昆仑,然后,我就被打入北岭神血。

其实我的身体未必能撑得住烛龙的,不过是他硬生生帮我把身体素质提高了,我为此吃过不少苦头,身体经常性疼痛,日日都睡不安稳。好在这段时间锻炼得宜,勉强承受起北岭神血,但为此,在我灌入神血的同时身体改造成功,也暂时性失去了我的灵力——都被耗光了。

烛龙倒还好,古神本来就是源自于天地,过段时间就会恢复过来,只是没有肉体,只有存在于火精里的灵魂——对了我一直忘了提,烛龙的灵魂其实存在于他的火精里,他的肉体被分散以后便沉睡在了火精里,因此灵魂苏醒的时候火精便有了“意识”,所谓的意识实际上就是烛龙的灵魂。

只是……

“小丫头,做个交易如何?”

那年在封印火精的山洞里,越往里便越热,如果不是做了法术再进去,恐怕就会被焚烧致死。

(其实火精就是火一样的一团物质)

我不太相信古神都是好的,温和善良的。古神本就源于天地自然,没有人类的价值观。至于他们在不在乎人类,那也是很难说的一件事情。

我还是记得封印的时候,人如同坠入深渊,封印成功后如同惊醒。你还记得在梦中惊醒,如同离心力的跌落感吗?我那日的感受如同这般。那种感受,不过是离体的灵魂,回归身体的跌落感罢了。

师父在封印的时候说过,将来我就如同精神分裂一般,两个灵魂,共存于一个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