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南卿之》南卿 耽美 南卿之kuso

更新时间:2020-04-16 18:07:24

《南卿之》南卿 耽美 南卿之kuso 已完结

《南卿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万般风情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墨泽,容若澜

《南卿之》是万般风情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南卿之》精彩章节节选: 容若澜拿着火把坐在河边,倚着背后的大石块看着在河里抓鱼的墨泽,在火光下他的脸俊美如仙,温润儒雅,他认真而专注的盯着水面看,弯着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容若澜拿着火把坐在河边,倚着背后的大石块看着在河里抓鱼的墨泽,在火光下他的脸俊美如仙,温润儒雅,他认真而专注的盯着水面看,弯着腰双手往水里面探去,一些萤火虫一闪一闪亮晶晶地围在他身旁转,犹如飘着一盏一盏的小灯笼,周遭一片静谧祥和,这让容若澜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定和美好的感觉。

墨泽不一会儿手上就抓了两条两斤多重的鱼了,他用棍子将它们串起来,棍子上的鱼似乎还没死透时不时甩着尾巴跳动挣扎两下,这条河少有人来,因而河里的鱼多而肥美,只要他往河下面一摸,总能摸到许多条又肥又大的鱼。鱼群被墨泽惊扰得四下奔逃,河水被火把映照成了一片橘红色的粼粼波光,就像傍晚那天边的彩霞般绚烂多姿,而萦绕在墨泽身边一闪一闪的萤火虫使得这一切都更梦幻了。

不久墨泽就拎了一长串肥美而多汁的鱼慢慢地向容若澜走来,上了岸,将鱼清理好又用衣服把两只湿漉漉的手擦拭干净,才对容若澜道:“走吧,我抱你回去。”容若澜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两人重新回到火堆旁,墨泽看到火堆的火快燃尽了又捡了许多柴枝往里添,他找了两个树杈在火堆上架了一个烤鱼的架子,两条鱼作一串往架子上搭就认真的烤起鱼来。

墨泽看了看正好奇地看着他烤鱼的容若澜,开口道:“容姑娘,以后翼王再如何气你,你一个女子也不该这样到处乱跑。”说到南亦恒时容若澜低头不语,想到他的冷漠,心里还有着些许难堪,低声道:“我只是一时难过,无法接受,他……”沉吟半晌,抬头看着墨泽幽幽地道:“是我不好吗?”

墨泽看着她泪光盈盈的水眸,心里一痛,安慰道:“不,你很好。是翼王不懂得珍惜你。”

闻言容若澜噙在眼角的泪终于滑了下来:“墨泽,谢谢你今天来救我。”今天白日里发生的一切就像噩梦般让她现在想都不敢去想,一想整个人都恐惧的发抖。

墨泽看着她说到今天的事仍旧害怕的发抖的样子,很想过去将她拥入怀里,但他忍住了,温柔的道:“没事,已经过去了,我把他废了,现在他就算不死也已是个废人了,他不能再伤害你了。”

容若澜没说什么,只看着红艳艳的火焰出神,俄而幽幽地叹了口气,似自言自语又似是对墨泽说:“为什么是你?”

闻言墨泽一愣,心情直沉到谷底,这话刺痛了他的心,若澜问的是来救她的人为什么是他墨泽而不是翼王吧,她的眼里心里只有翼王,从来就不曾有他墨泽,心念及此,内心里一阵疼痛,痛得他喘不过气来,因而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什么也不想说了。

墨泽默默地烤着鱼,若澜沉浸在自己忧伤的思绪里,似乎只剩了火烧得劈啪作响的声音夹杂着淙淙的流水声响彻整个夜空,月色如洗,烤鱼也默默地散发着缕缕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

若澜被这浓郁的香味引回到现实中,摸着饿得扁扁的肚子就发现自己真的快要饿坏了,她被饿得全身乏力,脑袋也有点晕乎乎的,她这一天几乎都没吃什么,又拼命地逃了一整天,坐都快坐不住了。

墨泽看到若澜的样子知她已经是又饿又累,便挑了一条烤好的鱼递给她,又摘了一张大块的叶子到河边给她打了水来。若澜本也想狼吞虎咽一番的,只是饿到极致了,反而就没那么急着要吃了,因而还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嚼着,吃得优雅矜持。等若澜吃好了,墨泽才拿起烤鱼吃起来,并让她安心睡觉,自己守着,若澜这一天也真是累坏了,没说什么闭眼就睡过去了。

容若澜睡得迷迷糊糊地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眼前漆黑一片,耳边则是一阵一阵刀剑相击发出的尖锐声,突然感觉脖子上一凉自己整个人被一股大力拉了起来,腿上一阵尖锐的刺痛不由地痛呼了一声,耳边则是墨泽暴怒的吼声“放开她”,晕乎乎地睁眼一瞧,瞪大了惊恐的眼顿时被吓住了。

只见自己被一人抓着,脖子上架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而墨泽却被一群持剑的人围着,地上早已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具尸体,看到她被抓了墨泽像头暴怒的野兽般目眦尽裂地看着挟持她的人。

只听他身后的人奸笑道:“放开她?也可以,不过你得先把剑放下。要不然这美人恐怕就是红颜薄命了,可惜了长得这么美。”一面说着,一面把架在若澜脖子上的剑往她的脖子里压了压,还恶心地在她脸上摸了一把。

若澜惊恐万状地看着墨泽,看到他真的要把剑放下时边不停地摇头边忍不住哭着喊了出来:“不可以,墨泽。墨泽,不能放,不能,他们会杀了你的。”“臭娘们,住嘴。”抓着若澜的男人恼怒地一把扯住了她的长发,痛得她整张小脸都皱成一团了。

墨泽看到那男人在欺负若澜,怒火攻心,双眼通红,眼里都愤怒得要冒出血来,爆喝一声:“放开他。”然后不管不顾像条凶狠暴怒的野兽般提剑奋力朝那人杀去,那人躲之不及,整个人被劈成两半了。

墨泽一把将若澜紧紧的抱在怀里,压着她的头,不让她去看那人的破碎的尸体,怕吓到她了。墨泽提剑护着若澜,围攻的众人刚刚看到发狠的墨泽杀红了眼的神情以及同伴的惨死不由地都害怕得腿发抖一个个不敢上前。

僵持了一会,围攻里的其中一人道:“上啊,杀啊。宁小王爷有命,杀一人奖一千两银子,杀两人三千两银子。还不快上。”有钱能使鬼推磨,围攻的那群人一听到是千两银子一个个都鬼迷心窍地冲了上来,攻势凌厉,墨泽一边分身护着若澜,一边要和那些人周旋拼杀,实在是有点力不从心。

很快墨泽身上就负了好几处刀伤,原本是白色的衣衫都被鲜血染红了,若澜看着他负死相救反而不觉得害怕了只是心里感动得泪如泉涌,伸手紧紧地抓住了墨泽的手,五指相扣。

墨泽看着若澜紧紧抓着自己的手也感受到若澜的情意,心里欣喜若狂,深情地看着若澜,两人四目相对,一时忘了周遭的人和事,似乎整个天地间只剩了他们两人。

墨泽眼角余光捕捉到若澜身后举起的利刃的亮光,身形一闪便将若澜自身后环抱在怀里,自己替她挡下了刺向她的那一剑,身后的剑深深地刺入了墨泽的后背,一口鲜血直喷了出来。这一刻若澜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一般,转身紧紧抱着要滑落的墨泽,跪了下来双手捧着他的脸疯了一般哭喊着墨泽的名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