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异界史上第一大英雄》异界史上第一学院 HE 异界史上第一大英雄HE

更新时间:2020-04-25 06:05:41

《异界史上第一大英雄》异界史上第一学院 HE 异界史上第一大英雄HE 已完结

《异界史上第一大英雄》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三月一 分类:游戏 主角:夏寒,冰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异界史上第一大英雄》的小说,是作者三月一创作的游戏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稀疏的林木之间白雪皑皑,空气突然爆发一阵寒气。 冰蓝色的光芒在夏寒体表乍现,在盗贼和无剑两人呆滞的眼神当中,夏寒的耳朵慢慢变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稀疏的林木之间白雪皑皑,空气突然爆发一阵寒气。

冰蓝色的光芒在夏寒体表乍现,在盗贼和无剑两人呆滞的眼神当中,夏寒的耳朵慢慢变长、脸形转换,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幼年精灵。

尖耳、蓝瞬金发,俊男美女——这就是世人心中精灵的形象。

“男...男的...”

盗贼说话结巴,他捏了捏脸已确保自己不是在做梦。但他搞不懂怎么刚刚还站着的那个漂亮公主,转眼却变成了面如冠玉的男孩子?

“不、不可能...女孩怎么会变成可恶的男孩!”

他内心开始动摇,连带鼻血也止住了。

“寒冰箭...”

夏寒起身对着盗贼发动了进攻,空中的雪花呼的一声凝聚成冰箭,从四面八方向盗贼的位置激射而去。

“可恶,给我先看看你的真身是什么!”盗贼不顾来袭的冰箭,只见他眼中火苗一闪,身影横划血光朝夏寒扑来。

夏寒随即停止寒冰箭。

“火球术!”他右手燃起二阶法师才学会的火球往盗贼冲去,在一般情况下法师和盗贼近身无异于自寻死路,然而此刻不同。

当盗贼狞笑的把匕首对准夏寒的裤子的时候,火球术猛地爆炸。

“哇啊!”盗贼的视线一瞬间被夺取。“冰柱!”雪地里瞬间拔起一支尖锐的冰柱,毫不留情从下至上刺进了盗贼身上。

“唔...”盗贼下体又疼又麻,不禁发出呻吟。夏寒趁机欺身而至,左手举起尖锐的冰凌闪电般划过。“不...”盗贼睁大眼睛,脖子的血管一下裂开扑扑的狂喷血。

这血淋了夏寒一身,他抹了抹脸。

“碰到我算你倒霉,我打架专找关键点...”

夏寒没有正规战的想法,也不吝啬卑鄙的手法——他以后肯定能成为高效率的战斗法师。

一直到盗贼倒在地上了无声息后,夏寒这才踏着血印慢悠悠走回无剑身旁,然后把她拦腰抱起。

“...殿下...”

无剑有些陌生的看着他。

夏寒低头一笑,精灵形态的嘴唇弧度相当完美,要是让它成长几年,光是这份笑容就能轻易捉住大量异性的心:“无剑,谢谢你的吻。”

夏寒向无剑道歉,但他完全不知道升级其实和无剑没关系,只是凑巧碰到的盗贼是个喜欢看女性的变态罢了。

“不过奇怪了...刚才那个吻我竟然没感觉。”

夏寒比较介意这个问题,难道是他岁数太小了?躺在他怀里的无剑脸上瞬间一片潮红,她不知该不该回答这个问题...

迎着凌冽的寒风,身体变成精灵的夏寒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另一种颜色,他抱着无剑往前奔跑,就像一只活力旺盛的小鹿般灵敏。

两人找到一个山洞为无剑检查了伤势,盗贼的匕首刺的很深,但没有伤到关键的心脏等位置——以无剑神奇的体质,第二天一早就可以恢复了。

两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夏寒去外面找了些吃的,然后就守在山洞里等待明天了。

晚餐是他自己动手。

“盐、香料都没有,但好歹是熟了。”夏寒拿起肉块皱眉吃了一口,口感差不多就递给无剑:“在你嘴后吃了半年多,这次该你吃吃我剩下的了...”

他半开玩笑的说道。

“......”无剑伸手接了过来,她张嘴小口撕咬。这个女孩品尝过更难吃的东西,她无数次端起饭菜试毒,无数次蹲在地上呕吐——只为了把安全的东西交给夏寒。

“为什么要用嘴呢?”夏寒询问,明明试毒不用嘴都可以。

无剑一愣,她低着头:“这是待在殿下身边的条件。”玉石城城主无荆第一次和她见面留下这个条件,无剑待在夏寒身边为他亲身审核食物安全。

然而....她有着无数次可以离开的机会。

“为什么不离开呢?”夏寒又拿起一块肉,没放调料的味道有些苦。

“其实一开始我也想走,但我没地方去...”无剑吸了口气,她把头抬起看着夏寒笑了:“到了后面就觉得,我不能让殿下一个人待在那...”

“...”

夏寒无言以对。

晚饭后,夏寒变回原貌累的睡了过去。他白天的施法给身体带来了巨大负荷,衣服下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肤早就到达了魔力转换的极限,但他一直在假装无事。

黑夜,无剑捂着肚子醒来,她在黑夜里盯着沉睡的夏寒许久,然后步履蹒跚向外走去。她走出山洞,踩过积雪,一直走了几百米看到对面黑漆漆的骑士团。

“了不起,勇气可嘉!”骑马站在最前面的无荆冷冷的夸奖她。

无剑抬起头,她冷漠的眼神在无荆看来非常怀念:“我只是不想死在他面前...”

这么有趣的表情无荆半年前在另一个孩子脸上看到过,或许说,这种表情也像无荆小时候在泥水中的倒映。

‘这副表情很美。’

他那一起在天寒地冻里乞讨、廉价出卖**的母亲总是赞誉无荆的这副表情,然而那世上最可怜的女人并非喜欢儿子的表情,而是觉得他的这种表情能让他活很久很久。

她教导了无荆什么是生存,也正因为他有着这样的眼睛,他才能弑父杀兄,独自一人占据城主的宝座。

“无剑...”无荆突然不急着杀死这个女孩了,他想问一个问题:“如果让你继续待在夏寒身边,你想成为他的什么?”

无剑看着无荆的眼睛,那里面一片寒霜,尖锐的审视别人。别说谎——他的眼睛这样说道。

“钥匙...”无剑不认为她的谎言能够欺骗无荆,她悲伤的微笑:“殿下是一只锁在笼子里的鹰...我想成为一个能让他飞出去的钥匙...”

她的笑容很美,但可惜无荆不欣赏:“这样啊...真遗憾,这样的你不能待在他身边。”

他举起了手——

“行动!”

惨叫声惊醒了夏寒,当他发觉无剑消失赶出来的时候,他发现数百位骑士在月光中轮换冲锋,他们拿着长剑把女孩的尸体如同玩具一次次挑飞,雪地上的血迹一片斑驳。

夏寒浑身无力的蹲在冰冷的雪中,他看着空中飞起的娇小尸体,她熟悉的黑发在空中千丝万缕般飞动。

悲伤、仇恨、痛苦、悔恨...一切之后是空虚,窒息般的空虚...夏寒的心‘呯’的一声支离破碎,然后被永远的寒冰冻结。

他就像木偶一样被带回城主府。

冰封的城市,冰封的世界,里面再也没有能够让夏寒感觉温暖的人...

浑浑噩噩到了下午,另一个侍女为夏寒端来了药:“小公主,这是你的药汤。”

药汤?

“里面装着什么...”夏寒双目茫然的看着碗里的鸟头。

“白鹰呢!”

侍女拿着勺子把药吹凉,然后递给夏寒,她笑着:“城主大人说您门口那只鹰够肥了,就让我们熬了给您喝。”

夏寒的肚子霎时一阵反胃,他扶住床头干呕,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小公主,您不喝吗?”

“不...我喝...”夏寒抬头,茫然的眼睛一点点变冷,他笑了起来:“我会喝!”

————

马车咕隆隆的行驶在晨曦草原,寒风吹拂蔓草,掀起一道道白霜的绿浪。

“你的殿下变成了一只无情的怪物...有什么感想吗?”

马车里,无荆撕碎手中的情报,面带微笑的看着对面女孩。

坐在他对面,浑身穿着破烂衣服的无剑咬着唇,紧紧捏着手:“为什么...”

她不明白无荆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对待夏寒。

解开笼子的钥匙——无剑昨夜的回答并没有让无荆满意,然而他却放弃了杀她。无荆让骑士们找到了个相似的女孩,在夏寒面前表演了一出好戏。

而这些事情只是为了把夏寒变成一个无情的怪物?

“所谓的生命,就是要经历痛楚、抹干血泪才能得到成长...”

无荆并没有直面回答无剑的话,但他的笑容不减:“你们都是出色的孩子...这般出色的孩子被幸福葬送了资质就不好了。”

这是他给予夏寒的试炼,也是给予无剑的试炼。

幼年的无荆从贫民区被接回城主府的时候,他的父亲和兄弟当着他的面杀死了他母亲,也正因为如此,无荆一生都不信天上会掉下馅饼——晨曦草原的麒麟没有吸引他,他也不会给无剑一个幸福的馅饼。

玉石城主是个病态的男人。

“你不如来恨我吧...恨我这个为你和你所爱的男人系上荆棘的人!我期待你来报仇的那一天,但在这之前你得活下去...”

无荆的笑容变得残酷而血腥。

这个夜晚,他把无剑丢在了港口的一艘船上——以奴隶的形式。

“把她运到朱雀大陆卖给妓院、农夫、品行恶劣的贵族子弟...什么都可以!”

无荆当着无剑的面把钱交给了船主,完成了一笔可怕的交易,他野蛮的在无剑双手和双脚带上铁链,然后拉着她的头发把她提起。

“忘记告诉你了...”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讽刺:“你的名字叫做剑,但却是低贱的贱——你的父母,只是想把你变成一个低贱的人!”

剑...贱...

【...我的名字...叫做贱...】

无剑被摔在了甲板上,她望着远去的无荆,挣扎着想要伸出手。她不想离开...她不能抛下那个受伤的男孩...他会在笼子里哭泣...他得不到自由...

然而...

“这儿不是你这种畜生该待的地方!”

她被船员抛进了关满奴隶的船舱,阴冷、漆黑、腐臭。“女孩”“是女孩!”周围的男人向她伸出了肮脏的手。

“滚、滚开!”

无剑拼尽全力挣扎,她撕伤了无数人的脸,咬破了无数人的手臂,然后缩着身体抱着双腿,就这样蜷伏在角落里。

她的眼睛变得血红而疯狂,就像一只野兽在黑暗中威慑着外人...毛骨悚然的感觉笼罩了整个船舱。

“怪、怪物...”

这天,变成怪物的人不止是夏寒一个。

然后...

时光加快了它的脚步,两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