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相门贵女之权策天下》贵女高门 Twink 相门贵女之权策天下小攻

更新时间:2020-07-03 00:03:41

《相门贵女之权策天下》贵女高门 Twink 相门贵女之权策天下小攻 连载中

《相门贵女之权策天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不古不今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玉依依,银剑

主角叫玉依依,银剑的小说是《相门贵女之权策天下》,它的作者是不古不今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夜很静,偶尔听到风吹声,风中夹杂着荷香,却不能让人平静下来。 付韶华走出了前朝遗址,她的眼睛失去了光辉,刚才所说的话,是真的出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很静,偶尔听到风吹声,风中夹杂着荷香,却不能让人平静下来。

付韶华走出了前朝遗址,她的眼睛失去了光辉,刚才所说的话,是真的出自她之口,她自己都很是怀疑。

“这不是付国相家的小姐吗!怎会到此。”

望眼一看,太子宣身着一件黑色缎袍,金丝滚边,绣着蛟龙的模样,广袖袖边缂丝花纹,是暗云花样,月白色束腰,腰间系着犀角带,缀有青玉龙虎玉佩。

付韶华一看是太子宣,赶紧行礼解释“付韶华见过太子殿下,殿下韶华只是一时迷路到此,打扰了殿下。”

“说来也是,你初来皇宫不熟悉,难免会走错路。不如,本宫送你回去吧。”太子宣让付韶华免了礼,又很热情的要送她回去。

“不…不用了,多谢太子殿下好意,韶华心领了,韶华自己可以回去。”

太子宣执意要送付韶华回去,付韶华也是再三推辞,面对着太子宣的言行,付韶华接连后退。

不巧,被石头给绊了一下,太子宣一下抓住她的手。

付韶华站稳后赶紧甩开太子宣,慌忙的说“殿下,韶华还有事,先告退了。”接着就小跑离开了,只留了一个背影给太子宣。

“人家好像对你没那个意思呢!”

黑暗中出现一位身穿大红锦衣外罩,手环铃铛作响,里面穿一件红黑交织出的火焰低胸裙。

修长的玉颈下,清晰可见的锁骨,酥胸如凝脂如玉,半遮半掩。墨玉般的青丝用白玉八齿扇绾起,齿扇上又有冰魄花暗纹,还插着两对银色步摇。

红裙下,一双均匀如玉般的双腿裸露着,就连秀美娇小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

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诱人的女人,他尖尖的葱指搭在太子宣的肩上“不过,此女的姿色的确不错。”

太子宣向前走了两步,用来避开女子的手,斜视着说,“哼,只要是属于本宫的东西,本宫都会拿回来,你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你放心,媚儿会完成一切的,不过我所要的东西,你若不给,休怪我狠心了。”

女子说着握紧了自己的手,她嘴角上扬,红色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只留太子宣一人看着高耸的云端,凝眉重色。

夜宴结束过后的第三天,皇上在朝堂上询问大臣有关和亲的好良策,结果在朝堂上无一人回答。

皇帝大怒,限臣子们三日之后,若再无良策,则挑选他们的女儿去和亲。

这和亲可不是什么好事,有女儿的臣子们回到家中,赶紧为自己女儿挑选良人,而付国相府也是如此。

千甘怡听了这件事,抓紧与玉将军府商量两家的婚事。

玉铂远在白地驻守,自然这些都是由玉锦城做主了,但也书信为女儿东选西挑。

只有付韶华一人过着平常的日子,除了在杂园干活之外,就是去兰夫人那里说说话。

兰夫人也为付韶华着急,但付韶华自己都说无事,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稍微劝劝她。

清幽的山间,流水潺潺,水花晶莹剔透,格外好看。

风起时,绿叶偶有飘落在她眼前。

女子的青衣绑带纱袖随风飘摇,一手拿这一把银剑挥动,发出钝钝的破空声往复不歇,绿叶顺着剑风打了几个旋,晃晃悠悠落在水中。

女子收了剑叹了一口气,又憋足了气,大喊一声“啊!”

这时背后飞来一只羽箭,还好女子的反应快,一下就劈成了两段,立刻警惕起来“到底是何人,敢暗算本小姐。”

唰唰~树木晃动,一个黑影来回飞动,一瞬间就到了女子的跟前,吓得女子一下落入身后的瀑布中全身湿透。

眼前的人一身锦衣华裳,长发如墨洒落在肩头,只稍微用了一条红色发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打着折扇。

脸如杏桃姿态,虽遮一半,可那桃花眼着实让人着迷。身姿挺拔,看着风流无比,却也透着冰冷的王者气质。

他大步而来“姑娘,你没什么事吧?若无事,可否把在下的羽箭,还给在下。”

女子顿时生气了,挥舞着手中的剑,那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可哪一招都被对方,用扇子轻松化解。

这使女子更生气了,男子嘴角带着一抹玩味般的笑容,用扇子指了一下女子。

这时,女子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全部湿透,隐隐约约透露着身姿。

“不许看,转过去。”女子拿这剑指着男子,用扇子挡住不行,还得让他转过身,“把衣服脱下来快点。”

剑顺势架在了男子脖子上,男子无奈只好脱下外罩,接着又要脱。

女子立刻制止“哎哎哎,谁让你脱里衣了,给本小姐停下。”她拿了男子的衣服,告诫了一下男子,不许他转过身,才把剑放下。

脱下湿湿的外套,用男子的衣服在全身,紧紧裹了一遍,头发也散了下来,可她不知道这一切,全被男子透着溪水给看见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暗算本小姐?”女子只换好后,又重新拿起剑,架在男子脖子上。

男子倒很轻松的样子,“在下余晖,在下可没有暗算姑娘,在下只是来打猎的,姑娘这么说,可是不对的。”

“我,玉依依向来是黑白分明,你既然说是来打猎的,为什么是这身装扮,还想骗本小姐。”

玉依依加重力道,眼神里满是怒气。

“玉姑娘,你都这般说了,在下也没话说了,那支羽箭就算了吧,就作为我送你的礼物了。”

随着‘啪’的一声,玉依依手里的剑飞落在溪水中,余晖转眼就不见了。

但玉依依可不会就此放弃,捡了剑和那断成两半的羽箭,向那林中追去。

五月的天,阳光不是多么灼热,树木枝叶繁茂,形成一片浓郁的绿荫。

清风拂过,花香沁人心脾,鸟儿的叫声婉转动听。

玉依依走着走着才发觉迷路了,“喂,余晖,你在哪里,快给本小姐滚出来!”

四周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几乎静了“我刚才明明看见他,往这个方向走的,人呢。”玉依依自言自语道。

突然,余辉出现在玉依依面前,吓得玉依依猛地往后退了几步,贴着树。

余晖一手持扇子,一手扶着玉依依靠着的树,慢慢靠近向玉依依。

两人离得很近,余晖在低着头,在她耳边轻声说“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

余晖的呼气引得玉依依的心,擂的像小鼓一般,人也面红耳赤。余晖见她这样才算达到目的,转身要走,玉依依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

顿时非常生气,从小到大可没人敢这样对她,这对她可算莫大的侮辱。

红色的身影,如飞鸟般轻盈,银剑也如闪电一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

玉依依的剑风越发凌厉,余晖也感到了不对,他发现玉依依现在所用的剑法,是他刚才所用的。

两个虹影混在一起,不知谁与谁,两人速度极快,只能让人看见身影闪过,听到激烈的的打斗声。

对余晖来说,玉依依的确是个练武奇才,她的速度仅一会,就可以跟上他的速度了。

而玉依依身上的杀气加重,可她自己却不没有察觉,相对余晖倒是注意到了,无奈他身后已无退路。

面对身后的悬崖,余晖迫不得已击飞玉依依手中的银剑,还刺伤了她的腹部。

玉依依捂着她的伤口,她根本没想到余晖的扇子,居然内有玄机,可以变换为剑,是她疏忽了。

她抬起头,余晖的剑就指着她,玉依依吃力的站起来,笑着说“你以为你赢了吗?”

“难道不是吗?”余晖反问道,嘴角一抹邪笑。

趁着余晖放松时,玉依依向上撒了一把土,迷了他的眼睛,玉依依又趁机推了一下他。使他离自己远一些,却不料把他推落山崖。

但余晖也不会就此罢休,拉住了玉依依的手,一起坠入崖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