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毒妃狠角色》穿越毒妃漫画 年下攻 穿越毒妃狠角色无广告

更新时间:2020-07-19 18:07:01

《穿越毒妃狠角色》穿越毒妃漫画 年下攻 穿越毒妃狠角色无广告 连载中

《穿越毒妃狠角色》

来源: 作者:团团崽崽 分类:架空 主角:苏遥,段白宴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越毒妃狠角色》的小说,是作者团团崽崽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苏潋被打,苏遥毫无反应,只是冷眼旁观。看着她被打的脸颊发肿发红,低着头一直隐隐作哭,苏遥也是懒得去理会。 她何尝不知道这只是一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潋被打,苏遥毫无反应,只是冷眼旁观。看着她被打的脸颊发肿发红,低着头一直隐隐作哭,苏遥也是懒得去理会。

她何尝不知道这只是一场作秀而已。

“义父,这件事情王爷大发雷霆,让本妃全权处理。潋儿是本妃妹妹,王爷又是本妃夫君,这件事情本妃真是左右为难。”苏遥已经起身,那边的苏承听着又是打算打人,苏遥这个时候就蹙起眉头,将他拦了下来,“义父,光是打她有什么用?”

拦着的瞬间,苏遥和苏承对视,仿佛是在告诉苏承差不多可以了。苏承这时候眼珠子转动,看着周遭没有外人在,他也是重重的吐口气,坐在了椅子上。对于苏潋这不知廉耻的做法,当真是气黑了脸。

“这个不孝女,我以为她赌赌气来你这里也只是呆上几天,夫人那边我自然也是会去商讨,如何给她找个好人家。她倒是好竟然心里是打着这样的算盘。”苏承气急败坏,猩红了双眼怒指着苏潋,“楚王爷是何人,你以为你的这种下三滥把戏还能瞒得过楚王爷吗?你是想要我们全家跟着你丢人现眼,掉脑袋吗?”

说起掉脑袋,苏潋就更加的慌张了。她一心想着自己成为段白宴的人之后,那么段白宴也会因为这层关系,多少都会纳她进王府。一时间苏遥也是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就爬到了苏承的面前,抓住了他的衣角,“爹,爹,潋儿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一时鬼迷心窍,潋儿再也不敢了。”

“哼!”苏承一脚将她踹开,“若是楚王爷误将你当成了下毒的刺客,你以为现在我和你二姐还能在这里好好的说话吗?”

“潋儿知错了,知错了。”苏潋已经完全没了之前的那股较劲,她到时候就是心有不甘,想要成为了段白宴的女人,毕竟哪有不偷腥的猫。可是没有想到段白宴当真是一只从不偷腥的猫。

殊不知,段白宴只是早就发现了苏潋的把戏,所以才会一直提防着。

苏承已经懒得和苏潋说话,他担心的起身,对身边的苏遥问道,“遥儿,王爷如何了?”这话问的是极轻的。

这时候,苏遥故意眼神闪躲,摇摇头又是点点头。

苏承多少都是过来人,也就明白了。“王爷现在是在休息吗?老夫,老夫亲自去跟王爷赔礼道歉。”

话落间,苏遥就将苏承给拦了下来,“义父,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最好,王爷还在气头上,况且潋儿是本妃的妹妹,他正是有气没出撒。王爷也是故意不愿出面,毕竟这种事情他也是头一遭遇见。义父,等王爷气消了,再找日子也不迟。”

苏承一听,也是觉得言之有理。然后便是狠狠地瞪着还跪在地上的苏潋,“既然如此,这个孽障,为父带回去好好整治。”

闻言,苏潋身躯一震,隐隐发抖。她咬着嘴唇,不敢出声,几乎是能想象到自己回府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苏遥自然也不会阻止,就吩咐下人准备好马车,将他们父女送回丞相府。

等人出了王府,苏遥才是松了口气,她吩咐月珠去厨房做些消火补品的膳食,而她则又是匆匆回到了青玉房。

打开门的时候,满屋子都是蔓延着一股浓浓的药香味,阿左见状也是立即无声的退出了房间。苏遥走到了段白宴的面前,他依然是闭着眼睛,但看着这脸色,苏遥就知道已经好了许多。

见状,苏遥也是松了一口气。打算出去,段白宴那有些沙哑的声音发出,“苏丞相来了。”

“嗯,把苏潋带回去了。”

“如何了?”语罢,段白宴已经睁开眼睛,游到了边沿去。苏遥转过身来,就对上了段白宴那双似乎带着朦胧感的眼瞳。

“没有察觉异样,应该他是没有什么怀疑了。”苏遥下意识瞥开了眼睛,脑子里还回想着方才在这里发生的那一幕。

“本王要更衣,你出去吧。”段白宴发现了苏遥的不对劲,便是不多话,直接让人出去。

苏遥马上就点点头走出了青玉房。

走出门外,苏遥就直接坐在了凉亭里,她好奇这次段白宴怎么就那么快清醒过来。

记得上次在丰州城的时候,可是泡了几个时辰的。

等段白宴穿好衣服出来之后,的确是与方才合欢散发作的样子判若两人。

段白宴也是坐在了凉亭内,苏遥发现他坐下之后,便是好奇的问道,“王爷,苏潋是如何给你下了药?”苏遥实在太好奇这件事情,一回来处理事情,根本来不及寻人问话。

见着苏遥如此好奇又迫切的样子,段白宴眯着双眼,意味深长的一沉,“你很想知道?”

“按道理王爷不该会被下药吧,毕竟王爷可是在百花楼吃过一次亏了。”苏遥同样是带着深意的目光扫过段白宴。那神情仿佛是在说段白宴是不是自己存心的。

这时候,段白宴就嗤之以鼻,“你妹妹的确是好手段。”

“那她是如何做到的,王爷倒是说说?”

“为何与你说?跟你说了,你下次也打算用同样的方法本王下药?”段白宴狐疑的盯着她。

苏遥闻言,觉得段白宴太过没意思。“王爷,不要物以类聚。若臣妾真的有心思给王爷你下药,臣妾绝对会想个更加神不知鬼不觉的办法给你下药!”苏遥咬牙切齿的说。

段白宴只是哼哼笑两声,“所以你们苏家人的女人都是有着花样百出的手段是吧。”

苏遥明确的感受到段白宴就是故意阴阳怪气跟她闹一番,“我倒是觉得王爷也不是好人,趁着被下药发作,就趁机对我轻薄。”苏遥起身趴在桌子伤,和段白宴鼻尖对鼻尖,“王爷,那臣妾可不可以怀疑,王爷早就对臣妾有着非分之想。”

“苏遥,你哪来的自信?”段白宴勾着嘴,眼神之中带着嘲笑。

“王爷想想方才是如何对臣妾的,就知道臣妾的自信是从哪来的。”说完话,苏遥就已经起来转身离开。

段白宴看着苏遥落荒而逃的背影,的确是想起了刚才在青玉房里发生的事情。

他微微蹙眉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无人能摸透他此时此刻是什么情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