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凰谋乱天下》长女谋心乱皇都 蕾丝 凰谋乱天下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1-02-01 20:03:11

《凰谋乱天下》长女谋心乱皇都 蕾丝 凰谋乱天下男妃文 连载中

《凰谋乱天下》

来源: 作者:起居小舍人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公泉璋,刘季友

火爆新书《凰谋乱天下》是起居小舍人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公泉璋,刘季友,书中主要讲述了: 城上守将认得刘季友,火速开门,亲自下城相迎,不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城上守将认得刘季友,火速开门,亲自下城相迎,不多一时,国中丞相公泉璋也带来一干大臣出来相迎。

刘季友略略拱手,笑道:“路上耽误了些功夫,晚来数日,公相久等,还望宽谅。”

公泉璋还礼,笑道:“将军所来不迟,正巧也。前些时日,附近有暴民生事,才刚刚平息。不然就惊扰了公主的车驾了。说来也是巧,将军刚刚回国,乱民就溃不成军,被逐一击破,可见将军的威名之重。”

刘季友显然很受用,面不改色,谦虚道:“不过仰仗陛下,假些余威罢了。要论威名,在此地,能出公相其右者寥寥,季友也不敢在公相面前卖弄些见不得人的小计俩啊。”

边说,边指引公泉璋等来到素修的车驾前,道:“公主在此,连日劳顿,很是疲乏,公相先安排公主等人住下,待季友面见相王之后,再与公相说些家常。”

公泉璋等人先向素修行了拜礼,后向刘季友叹道:“我王素来身子骨弱些,时好时坏,因着前日子的乱民生事,又病下了,一段时间没有会见朝臣了,连老臣也没有多见王上的机会,每次我王说寥寥数语就不堪支撑,必须卧床休息。现在时辰已晚,将军先移步老臣府邸,休息休息,待明日我与将军同去拜见我王。”

刘季友应道:“季友糊涂了,不知在想些什么,如此深夜,还提出这般荒诞的请求。许是我在太子殿下跟前久了,受了殿下的熏陶,养成了深夜也依然精神的习惯。公相是知道的,殿下协助陛下,日理万机,夜晚是从来睡不好觉的,身为臣子,季友奉陪已久,每至深夜,还看如白天一样。公相海涵。”

公泉璋笑道:“太子殿下为君分忧,旰食宵衣,天下人都有耳闻,老臣钦佩,我王上常与臣说‘兄长勤勉仁德,天下之福。可恨本王久病缠身,不能于兄长尊前效犬马之劳’。”

“相王久居西北苦寒之地,驱敌于国土之外,劳苦功高,多年来皞地无事,便是给殿下最好的效劳了,无一人能比的上相王的功劳啊。”刘季友话里有话,脸色沉沉,徐徐说道。

“这是我王应尽的本分,说不上功劳。将军这边请,我家大王病体缠绵,不能见将军,王妃多次嘱咐老臣,将军一到,先到老臣府中休整,明日一早就派人接将军入宫,说是有话儿要带与太子妃。”

“一切听从安排。”

素修等就在公泉璋和刘季友的各种套话声中进了九真城,素修闭目,松了一口气,一路总算平安度过。

从行驶到公泉璋等给准备的休息地的路程来算,九真城规模不小,城中房舍以高大宽阔为主,窗口小,侧墙高,密密麻麻排列得当,显得不拥挤很有条理。

到达所在地,公泉璋先让侍从将刘季友带往自己的府邸,自己留在此地进行了一些安排。

公泉璋转身拱立在车马前,道:“公主,已到行宫,请下来休息,臣已安排好侍候的男女随从,公主有任何事情都可告知臣,臣立马来办。”

素修回答知晓,口称感谢,公泉璋退到一边,繁春、灵犀等先行下马车,扶素修下来。武思远、崔景岳等搬着一些马上能用到的起居用品,在行宫随从的引导下,运到宫殿内。

公泉璋陪侍在一旁,边走,边介绍,道:“此处是长春宫,专为公主驾临而建,刚修不足两年,规模虽不大,但五脏俱全,望公主住的舒心。”一番话说得素修心里很是高兴,努力提起兴致参观长春宫。

“公主会在此地略作停留,约十天左右,京中来使领旨宣示之后,即可启程随使者前往京师。这十天之内,公主便在长春宫进行休整,养养精神,一路舟车劳顿,不比下田做活轻快。公主可试试此地的饮食,若吃不惯,臣找几个楚地的师傅来给公主做些饭菜。”

听着公泉璋的话,不止素修一个人心里暖暖的。这些天来,几乎没有人对她们这般恭敬有礼,嘘寒问暖,听到这番话,回乡一般。

素修一面应答着,一面四处看着,宫殿规制与楚宫并无两样,因是赶建出来的小行宫,所以没有那么富丽堂皇,屋檐走兽没有那么精美,各处景致都是小小巧巧的,别有意境。

走至长信殿时,公泉璋及一帮大臣立于殿下,一手护心,一手垂地,身子半弓,道:“过了长信殿就是公主要住的光明殿,臣等不便跟去,在此告退。”

素修柔声道:“诸位公卿为本主操心多日,也回去好好歇息。”让沐真、紫鸢等代为相送,公泉璋等徐徐告退。

素修见人走远,轻声对繁春、灵犀说道:“长春宫修得颇为精妙,不亚于大宫室。”

在一旁作为引导的行宫负责人笑道:“三年前,陛下着令在此地修建行宫,供公主居住,因着怕别人做不好,特让太子殿下负全责修建宫室。如何修,怎么修,从规划座座寝殿到园中景致,都是太子一手承办。各处的殿名也都是殿下取的,寓意颇好。”

素修细细端详起这位一直在身边引路的宫人,年纪三十上下,面黄黑,形容清瘦,笑意盈盈,比她们要高上半头。

长春,长春,永远如春般美好,确实是个好名字。刚刚途径过的大殿,都有留意,取名甚好:长信殿、常宁殿、长年殿、华阳殿、光明殿等,无一不透着取名者的别致心思。

“奴婢是长春宫罗尚仪,暂时掌管长春宫的一切事宜。”那女子深深弓腰,向端详自己的素修道。

转过一小段曲栏,便是寝宫光明殿。在尚仪的安排下,数名宫婢列队排好,十多名内宦手执灯笼,与宫婢交互站好。素修等刚刚转出身来,业已准备好的迎接小队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起来,表达欢迎公主的愉悦之情。

楚国也有此礼,只是动作幅度没有燕国这么大。看着他们手舞足蹈着,訾尘歪着头偷偷笑了起来,被紫鸢一个白眼给立马吓得回归正常,跟着素修保持一样的表情——微微一笑,微蹙峨眉,淡然视之。

舞毕,众宫人在尚仪的带领下向远道而来的公主行礼:先是抚额,而后做捧心之状,双腿弯曲,身子自然下倾,眼睛看着地面,鞠躬三次。

素修面无表情地接受着拜礼,手一挥,让众人起来,心里没有一点感动,但嘴上甜声蜜语地说了几句众人辛苦的套话,不让场面尴尬。

长春宫众宫侍早听说楚国公主姿貌无双,说起话来如黄莺唱歌般婉转动听,今日一见,果不其然,众人更信流传的其他关于公主的言语。不免都偷偷抬头多看公主两眼。

訾尘看着一个内宦不住眼儿地偷瞅着公主,揪了他的衣袖边,小声问道:“你们为何老看公主?是不是公主矮了些?”

“公主好看。”对于訾尘的后半句,那内宦是不同意的,矮是矮了点,但好看。

素修进到殿内,灯柱照的殿内外通透明亮,看到殿内外的陈设样样华美,件件做工精湛,大部分颇有楚风,一时心肠竟有些软下。

但当素修随手拿起一个小金狮细看时,怎么也笑不起来了——不是颇有楚风,而是楚国本地产材,楚人工匠铸造,燕人抢夺过来罢了,底座还印有“楚天佑二十年造“的字样,字字锥心。

素修不敢再看室内的陈设,坐于椅上,连连称乏,要人打来热水擦拭脸,解乏。

她苦笑,她也是燕人“抢来“的,确实是很配这些从楚国抢来的摆件。

楚人对楚物,不在楚地,在燕地,算是太子殿下对她这个和亲公主的嘲讽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