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灵妃羁》灵飞经 47.飞风授艺术 灵妃羁罗御

《灵妃羁》灵飞经 47.飞风授艺术 灵妃羁罗御

发布时间:2020-04-15 00:12:2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源源冰儿 状态:已完结

《灵妃羁》是源源冰儿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灵妃羁》精彩章节节选: 趾高气扬的沙洲大道、因为一阵飞风的出现而变得格外炫目。 人群顿立、那场风愈发吹得神魂摇曳…… 沙洲路两旁的树木疯狂地摇动着身子,

灵妃羁

推荐指数:10分

《灵妃羁》在线阅读

《灵妃羁》 免费试读


趾高气扬的沙洲大道、因为一阵飞风的出现而变得格外炫目。

人群顿立、那场风愈发吹得神魂摇曳……

沙洲路两旁的树木疯狂地摇动着身子,仿若整个“打擂招亲”的街道尽情是放在着灵植的各式摇滚、此时,唯一惊讶是那些凝立不动的人群。

他们不说话。他们不行走。他们怔怔地呆立半空、仿若听戏的观众瞬间木偶化了一般!

很显然,此时、那阵奇异的风吹动的目标是草木、而非半空奔走的人类。

“哦,人类竟然又如此奇崛之风?它竟然能够选择吹拂的对象、毫无尽头地吹刮着、任由草木释放枝叶、任由枝叶高空劲舞!?”那位知天命圆脸汉子见了,忍不住感觉内心一阵庸俗。这么一场罕见的奇异之风、到底目的是什么呢?

知天命圆脸汉子此时也不追他那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虚无缥缈的儿媳妇了。

段苗苗自从感知到师缎缎醇在场、也一下子收敛了与知天命圆脸汉子的叫阵周旋。

缎缎醇正在津津乐道与性情泼辣、干脆大胆、行侠仗义的缎苗苗的那场鼓声雷动的“打擂招亲”大赛,他为缎苗苗身上那股无法掩饰的蓬勃朝气深深吸引,内心对她的深深爱恋更是又深了一层……

他痴痴地望着那场飞扬的风、就想立刻拜它为师……

而那场风,明明知晓是自己的一场炫丽的路过,才导致的整条“打擂招亲”的大街发生突变、它似乎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就想一场疯狂地狂澜一般、脱离了那一株株依然摇摆在风中的杨树柳树、一个挺身而出!

那道神迹一般的风、惊艳呈现!!!

那道飞风极速呈现、还浑身散发着奇异的光彩、让整条沙洲大道、仿若一下子布满了彩虹的晕眩感!

正在围观者目瞪口呆地等着天降灵像的到来、而各自怔怔地、就像是暗中点了定身穴位一般、纷纷陈在“打擂招亲”的沙洲大道的半空。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突然九声奇锐的声响,紧接着、九道散发生命异彩的光线、就像九道彩色闪电一般、在高空那么诡秘的一晃、便有九位彩衣仙子纷纷走下,那正在高空释放生命异彩的虹桥、朝向段苗苗袅袅浮动而来。

缎苗苗更加吃惊了!

她抬起散发生命灵光的双眸、细细打量臂弯挎着的他:神冰山师兄缎缎醇。

“师妹!”缎缎醇大方地回望着她、令她的整个身心禁不住一阵摇曳、一阵震颤……

可是,那阵飞快流动的风突然停下来,它旋带着缎苗苗、想要逃离这条“打雷招亲”的大道----沙洲大道。

“休想在一起!”正在此时,只见一张黑脸怪物陡然出现,它没有五官、只有棺材一般的漆黑平板面孔、它见缎缎醇拉着缎苗苗的小手,柔和地跃过那场奇异的烈风、就肆意冲上前去、恣意阻扰!

“苗苗:交给哥哥!”缎缎醇力撑缎苗苗,“唰!”地一声,神剑拔出!

只见一柄金光凛凛的神剑、晃动在高空,同时、他释放的剑刃同样是刺人耳目的金黄色!

“嚯嚯嚯!害人精杀无赦!”正在缎缎醇要伸出神剑之时、却听一位童子的声音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逍遥琴舞荻!”缎缎醇惊呼!

只见那童子右手挥剑、剑刃直指那黑怪,左手抚琴……

神琴虽小,就像一只灵脉顺畅的小猫、乖乖地跟随在他的指尖之下,此时、荡漾在高空的九座异彩灵塔、仍然默默释放光彩。

琴声与九座小彩塔相互映和、就像是一对天生的琴箫情侣一般、遥相呼应而又散发初一幕幕极其精彩的神画画面……

“师父:此次修炼逍遥琴、是否就真地能够找见离奇失踪的父母了……”只听红色小宝塔内,隐隐约约地散发着女儿家的声音。

“嗯,也不是。必须修炼成终极逍遥琴、你才能最终找见父母。”那位师父看似年轻,他说话之时、已经纵身一跃、悄然浮动子红色小宝塔的外面、手扶小宝塔的塔檐、朝向“逍遥琴舞荻”那里、意味深长地望去……

“舞荻:舞动荻花真逍遥!”此时,那位年轻师父突然间、仰天长叹!

缎苗苗一听,心想:“此童子果真是传说中的逍遥神舞荻?怎奈他年纪小小、看似要小我两岁、舞剑的神力却也看不透望不穿,甚或高于师兄缎缎醇几成……”

缎缎醇正在惊讶那黑脸怪被逍遥琴舞荻斩死、而且速度之快,竟然快过自身的眼力,可见五大名域果真存在传说一般的修炼武才,怎奈、听说逍遥琴舞荻的师父却在一夜之间为情老去、可他一骤然老化之人,竟然又如此得意门生,这就是羡煞世人的孤傲所在了……

之后,只见他大手一身,将缎苗苗甚是小心地拦在怀中,纵身一跃、飞出遥远无隔的天地。

远远地站着缎家人与桥家人、一家三代。

“苗苗快跑!”刚将缎苗苗紧揽怀中,就听见“啊啊啊啊啊……”一阵诡异地乱喊乱叫。

缎缎醇揽着缎苗苗逃得更高更快!

缎缎醇一个失声高喊、只见一片片漆黑的灌木片、一段一段断裂、它们就像是恶意江湖的僵木畜生一般、被缎缎醇三剑斩杀地片片碎裂,恍若黑脸妖精肝肠寸断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阵诡异地叫喊,则在缎缎醇俯身观看之际、又兽叫了一遍……

……

一片太阳光线的映照下,那团飞风突然散发出九种离奇的彩色光线:赤橙黄绿青蓝紫金银。这九七彩光线在脱离那团飞风后陡然一变、便幻化为九个神奇的小炫塔。

这九座小小的神塔各自独立却又遥遥相对、它们极其规矩地悬浮在高空、就像是九栋设计独特的小房子。

“娘亲娘亲、拓儿要出去、拓儿要出去!”突然,在那栋银色的小塔内、出来幼儿撒娇的声音。

“拓儿、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出去了就还得拐回来!”那位年轻女子谆谆诱导她的娇儿、听起来那话音十分温暖……

整条大街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就像一切静止了一般。

缎苗苗屏住呼吸、她这才看清楚那团飞风、原来与师兄缎缎醇有关。

先是,缎缎醇的一段衣带、就像在高空袅袅起舞的一截彩虹、就那么炫目地高高荡起!

缎缎醇先以后背示人、紧接着、他一个飞身而起、猛然想缎苗苗靠近。

“师兄!原来你一直在这里呀!”缎苗苗赶快一个疾步快移、飘移到缎缎醇身边、主动伸出她柔软洁白的小手。

“苗苗:多谢你心里还有师兄!”缎缎醇忙一转身,伸出一双宽厚的大手,紧紧地握住缎苗苗痴痴不放……

“咳咳:那老杂毛还在看着呢!”缎苗苗的小手被握得疼疼的、就像被人虐待了一般,她俏丽的小脸蛋儿红扑扑的、显然她很喜欢。

“苗苗:你是我的!”缎缎醇握紧了缎苗苗一双洁白柔嫩的小手,偷偷地在内心说、同时一张帅气无敌的脸上洋溢着至爱的平安……。

“嗯、师兄、哪里有说灵语说得那么响的??人家都听见了……”缎苗苗的“灵耳窃听功”修炼得越来越好了,她已经能够听到师兄缎缎醇在非常激动地情况下地灵语、为此,她十分开心……

此时的知天命圆脸汉子,一直盯着整座“比武招亲”的街道,活生生地因了黑脸怪的出现,而临时变成一个战场,他愣愣地望着“逍遥琴舞荻”,再抬头望望那个抢走自己“指腹为婚”的“儿媳妇”缎苗苗、不知道内心活动有多频繁……

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却发觉缎缎醇那双明亮的丹凤眼、正在火辣辣地望着缎苗苗、他就一时火起、感觉浑身憋闷、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极其强烈!

知天命圆脸汉子忍了又忍,终于忍无可忍自己亲眼目睹、自己媳妇与缎苗苗母亲相互指腹围婚的准儿媳缎苗苗,竟然被她那乳臭未干的师兄、那样火辣辣地看着,便一个飞冲、迈向前去……

“喂!兔崽子:说你呢!”这对少男少女正在脉脉含情、兀自心语、极其享受那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恋人快饴,不料想,那个一直死锤烂打的知天命男子呵瑟呵瑟地就凑了过来。

他绷紧了一张脸,望着缎苗苗与缎缎醇极其甜蜜地相视一笑,之后、又齐刷刷地将四道目光转移到他那张皱纹悄然布满的脸上。

“比赛还未结束……”那位知天命老这一手插腰、腾出一只手指点了一下悬浮在半空、为猎奇心理控制的人群……

“哼!那好,那你先跑1000米、然后、你要是能够在三分钟追到我,我就嫁给你儿子……”段苗苗突然灵机一动,指着沙洲路说……

“好!一言为定!好儿媳!”知天命圆脸汉子一听,乐呵坏了,就赶快一个飞身、落在沙洲路上、疾跑起来……

“苗苗!”缎缎醇担心到了极致,假如段苗苗输了,自己的一生幸福也就砸了……

一想到这里,他赶快收拢所有散在在高空的小宝塔、与那灵异的彩风、突然一阵疾风在路过缎苗苗身前时、被缎苗苗发动灵离诡秘推动,只见那团灵风“哗啦”一声,就像一条水流一般、冲到那条沙洲路上、将快要跑到1000米处的那段路冲断了……

“嘿!这边!”随后,缎苗苗轻声一点,那条折断的路就一个飞跃、绕着圈回到……

“哎!你个兔崽子、竟然罚我多跑100米!”知天命圆脸汉子发觉上当时、已经晚了。只见一团闪烁生命异彩的疾风,载着缎苗苗、从已经像一支火箭一般,将自己很快地发走了……

“诶!”缎缎醇一愣,这才发觉自己的衣带呗那阵载浮缎苗苗的疾风一起吹走了,他就被动地一

灵妃羁

作者:源源冰儿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灵妃羁》是源源冰儿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灵妃羁》精彩章节节选: 趾高气扬的沙洲大道、因为一阵飞风的出现而变得格外炫目。 人群顿立、那场风愈发吹得神魂摇曳…… 沙洲路两旁的树木疯狂地摇动着身子,

小说详情